<dfn id="pr7ph"><dfn id="pr7ph"></dfn></dfn>

<nobr id="pr7ph"></nobr>

<dfn id="pr7ph"><p id="pr7ph"></p></dfn>

              <big id="pr7ph"></big>

                <address id="pr7ph"><listing id="pr7ph"><address id="pr7ph"></address></listing></address>

                <thead id="pr7ph"><em id="pr7ph"></em></thead>
                <span id="pr7ph"></span>
                  <var id="pr7ph"><meter id="pr7ph"></meter></var>

                  人民網
                  人民網>>強國新聞

                  “新發展格局”系列大家談

                  《人民e財經》:新發展格局,是歷史的必然

                  ——專訪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

                  2020年10月07日09:34 | 來源:人民網
                  小字號

                  《人民e財經》專訪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

                    大家好!這里是由人民網強國論壇、人民日報麻辣財經工作室和全國黨媒平臺聯合推出的新媒體訪談節目——《人民e財經》。本期我們的主題是“新發展格局”,首期出場的訪談嘉賓是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

                    林毅夫院長因為工作繁忙沒有來演播室,我們的記者在北京大學校園里對林毅夫院長進行了面對面采訪。林毅夫認為,中國構建新發展格局,是歷史的必然。

                    1、新發展格局,為什么在這個時間節點上提出來?

                    林毅夫:我想有短期的原因,但也有根本的原因。

                    短期的原因,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每個國家的經濟都受到相當大的沖擊,并且國際貿易受到了影響。按照世界貿易組織的預測,可能今年國際貿易會下滑13個百分點到32個百分點。如果國際那一塊的需求少了,我們國內的生產還在發展,那就更多的要在國內消化掉。生產出來以后,消化無非就靠投資跟消費,就會在國內有投資跟消費來把它吸收掉,完成一個循環。

                    我想這是一個短期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有根本的原因。過去老是把中國的發展模式稱為出口導向型,好像出口減少了,對我們的經濟的影響就會很大。 可是如果我們看具體的數字,2019年的時候,出口只占我們國內生產總值的17.4%,也就是說,我們82.6%的國民經濟,實際上是在我們經濟體內部已經消化掉了,已經在國內循環了。

                    而且展望未來,出口在我們經濟當中的比重一定會越來越少,會越來越多的是由我們國內自己來消化。從數字上也可以看得出來,2006年的時候,出口在我們國內生產總值是最高的年份。2006年,當時占到35.4%,超過1/3。國內生產進入到國際循環了。然后到2019年降為17.4,已經減了一半了。

                    為什么要這個變化呢?其實有變化的道理,一個我們從國際比較來看,越大的經濟體,它的國內生產總值當中會有更多的是在國內消費。比較小的經濟體,像新加坡,還有我們的臺灣,這些小經濟體,它們的出口可以占GDP的比重超過50%。另一方面,隨著我們收入水平不斷提高,那么我們的產業結構會變化,服務業占GDP的比重就會越來越高,而服務業當中有很多是不可貿易的,所以導致的結果出口占GDP的比重已經下降。

                    在2006年的時候,第三產業服務業占我們GDP的比重41.8%,在2019年的時候,就提高到53.9%了。 所以這兩個加起來的話,出口占GDP的比重也就會越來越低,也就是說,我們國民經濟就會越來越靠國內的循環。

                    我想總書記在這時候提出,中國的經濟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是正本清源、與時俱進的論斷。我們現在所處的發展階段,必然地會走這樣的一條路。所以我想這是一個必然的選擇,而且也很必要對中國的發展模式重新認識,避免因為簡單把中國的發展描述為出口導向,然后看出口減少了,心里就開始不托底。在這個時候做陳述也非常必要,也可以講說中國經濟發展越來越靠國內的循環,這也是歷史的必然。

                    2、新發展格局,會給中國經濟帶來什么?

                    林毅夫:首先來講的話,我們還是要抓住我們的機遇,不斷地發展深化改革,我們當然也要不斷的繼續擴大開放。

                    我前面已經講了,服務業大部分是不可貿易的,我們服務業的比重占比提高從2006年41.8%到現在53.9%,提高了12.1個百分點。我們也知道高收入國家服務業的比重會達到80%甚至更高,而我們將來變成高收入國家,這也是必然的規律。

                    所以說,過去那種市場和資源兩頭在外,這種循環模式是不太適合我們現在所處的這種發展階段。因為經濟要發展好,總是要每個國家發揮自己的比較優勢,然后優勢互補,這樣子的話效率會更高。

                    所以總書記的論斷是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際國內雙循環相互促進。那么尤其在這一點上,我們要認識到,固然美國現在在全世界還是最大經濟體,但是美國經濟占全世界的比重也只有22%,我前面已經談到了,還有將近80%是美國之外的,當然我們有的資源,我們有的技術,我們有的市場也會跟他們共享。這樣的話,中國的經濟發展會有利于中國,也會有利于全世界跟我們一起擁抱全球化的國家。

                    3、怎么來進一步釋放內需潛力?

                    林毅夫:如果要更好的釋放內需潛力的話,一方面要深化改革,十八屆三中全會所提出的,讓市場在資源配置當中起決定性作用。在這樣的一個政策指導之下,原來漸進雙軌的這種轉型當中遺留下來的一些政策扭曲,或者是一些市場的不健全,把它完善。這樣就能夠更好地釋放我們的經濟增長的潛力,更好地維持高質量的發展,不斷提高我們的收入水平,以及不斷積累資本來進行投資。

                    所以我覺得重要的還是深化改革,充分利用我們的發展潛力,取得高質量的增長,不斷提高人民的收入水平,滿足人民美好生活的期望,然后不斷來抓住我們的發展機遇,產業不斷升級,技術不斷創新,經濟可以不斷地良性循環。

                    4、國民經濟循環中,還存在哪些堵點和淤點?

                    林毅夫:我們現在市場目前說到兩方面的流動的阻礙,一個是戶口制度,你要到北京落戶,要到上海要到一線城市落戶,那是受到戶口制度的障礙。

                    二方面是受到房價的障礙。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學生,他要到一線城市工作,房價高也不利于人才跨地區的流動,房價基本上對年輕人來講就很難適應,所以我們也必須解決這個問題,使我們的發展那么對于戶口制度,對于戶籍制度就要適時的改進。房子應該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那么這樣的房價才能夠回歸于他應該有的屬性,這樣才會有利于人口的流動。

                    像土地市場,我們知道農村集體土地要入市,這幾年政策上面有些放開也在探索,但實際上這個市場也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所以土地它的功能的發揮,隨著我們結構的調整,那么怎么樣來支持我們的經濟的發展,這方面也還要繼續完善。

                    構建我們新的發展的格局,最終是通過改革的手段,一方面是發揮市場的作用,要有效的市場;二方面也要有為的政府。這些淤點堵點,是我們經濟發展過程當中的一個坎。要解決坎的話,目標是有效的市場,但是要構建有效的市場,也要有為的政府,來抓住痛點難點在什么地方,有些是需要政府來制定政策,落實這些政策。

                    所以,深化改革是大的方向,同時有為政府跟有效市場這兩只手缺一不可。其實,就是加快形成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兩只手要共同發力,共同來推動。

                    總的來講,我覺得當前這樣的論斷,跟這些改革是與時俱進的,是可以穩定我們的信心的,可以更好地釋放我們的發展權利,提高我們的發展質量。

                    5、追趕發達國家,我們的優勢在哪里?

                    林毅夫:要擴大開放,讓中國的發展不僅有利于中國,也有利于世界。而且在擴大過程當中,我們也可以提高發展的質量,降低發展的成本。同時在一些不可避免的卡脖子的技術上面,牽涉到我們的國防安全跟經濟安全的,那就要發揮有為政府的作用,依靠我們舉國體制的制度優勢來攻關。我相信我們有能力攻克難題,而且這個時間也許也不會太長。從超級計算機來看,無非就兩年我們就攻克了。

                    那么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要避免一個誤區,我們還是要盡可能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繼續開放我們的經濟,我們的發展可以帶動其他國家的發展,國際循環對每個國家發展都很重要。

                    對中國來講,有些產業已經在世界最前沿的,像家電產業、5G通信,這里現在是最前沿的,那么如果要繼續發展,就必須自己不斷地自主技術創新,開發新產品、新技術,引領世界市場,這是一部分。

                    另外一部分新的機會,是新的產業革命所帶來的新機遇。因為我們是人口大國,我們高人力資本的人多,我們受訓練的工程師多,我們的企業家多。而且我們很大的國內市場,開發出一個新的軟件和一個新的平臺,在中國很快的就鋪開了,那就會在全世界有競爭力。比如像阿里巴巴、微信、抖音,就是這個道理。

                    如果它是硬件,中國有全世界唯一完整的產業體系,中國有全世界最好的這些各種部件的供應,所以這種硬件從想法到產品,可能幾天就能夠組成起來了。所以在這種新產業革命上面,我們有彎道超車的優勢,在抓住這兩個優勢,我相信我們就能夠實現對發達國家的追趕。

                    6、構建新發展格局,要從哪些環節入手?

                    林毅夫:如果說我們把這兩個優勢用好,中國發展快了,市場擴大就快了。

                    你看從2008年以后,全世界每年30%的增長來自中國,經濟要發展,要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其他國家它要發展,也要靠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有更好的技術,他就樂于用;我們市場不斷在擴大,他也希望把他的產品賣到中國來,利用中國的市場,這樣我們就能夠更好的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

                    構建新發展格局,要從生產分配、流通、消費等環節入手,暢通國民經濟循環,在生產上面要強化產業鏈、供應鏈,要強化區域一體化。長江經濟帶的長三角一體化,京津冀經濟協同發展,大灣區經濟的這種協同發展,還有成渝雙城經濟區的發展,來構建足夠大的區域的一體化,才能不斷提高我們的產業跟技術的水平。

                    在發展過程當中收入分配不斷改善,這應該是我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個特性。我們知道資本主義國家它的發展,帶來的總是兩極的分化,皮凱蒂的21世紀資本論,他有很詳細的資料統計。我們作為社會主義國家,必須在發展過程當中不斷縮小貧富差距,怎么樣來實現這個目標?也就是我們現在提出的,在一次分配要實現公平跟效率的統一。在經濟發展的過程當中,能夠創造最多的就業機會,然后能夠讓最多人來分享增長的果實。

                    但同時,經濟發展是一個結構變遷的過程,經濟發展過程當中難免也會有一些外在的沖擊,當外在的沖擊的時候,短期的失業等也必然會出現。在這個時候,就要發揮有為政府的作用,來給受到沖擊的人提供必要的幫助,幫助我們的勞動者在產業結構轉型的時候,有辦法適應新的產業的需要。

                    在流通領域,最重要的就是要降低交易費用,減少流通環節,提高流通的效率。目前我們國內生產的效率相對比較高,流通的效率相對比較低。當然隨著互聯網的出現,這些也有不少改善,尤其像國內快遞產業,其實現在效率是相當高的。但是總的來講,這是一個不斷優化的過程。所以我們在流通領域總的是要降低交易費用,降低交易費用,很重要的是提高審批效率,消除跨地區的障礙。這樣的流動更有效,那么生產的潛力發揮出來后,就會變成真正的價值。

                    消費方面,總的來講是提高收入水平。如果不提高收入水平,就很難讓消費持續的增長。如果能夠按照我們的比較優勢,形成區域一體的競爭優勢或全國一體的競爭優勢,我們經濟就可以快速地發展,收入水平不斷提高,消費能力就會不斷提高。

                    關鍵在于要同時利用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這兩只手都不缺位。發揮有為政府的作用,把市場存在的一些靠市場解決不了的,靠企業家自己解決不了的,由有為政府來創造有利的條件,克服那些不足,讓市場真正有效起來。在百年不遇的大變局當中,我們也要發揮有為政府的作用,發揮我們舉國體制的優勢,來攻克那些技術難關。

                  (責編:張桂貴、曲源)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天天啪久久爱免费视频 亚洲精品综合在线影院 亚洲人成影院手机播放在线